傢俱紫檀

關於部落格
宅修
  • 12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各地發力清理高爾夫球場 部分違規場地仍營業

  新華網北京12月9日電(新華社“中國網事”記者潘旭 周琳)今年7月1日,國家發改委、國土部等中央11個部委聯合下發《關於落實高爾夫球場清理整治措施的通知》。隨著年底臨近,上海、湖北、廣東多地按照規定,掀起清理工作高潮。然而,記者調查發現,一些明顯違反相關規定而建的球場依舊“正常營業”,其背後究竟有何內幕?   多地向違規高爾夫球場“開刀”   2004年1月,國務院辦公廳下發《關於暫停新建高爾夫球場的通知》,要求暫停新的高爾夫球場建設並清理已建、在建的高爾夫球場項目。這是我國首次對高爾夫球場建設下達“禁令”。但據不完全統計,2004年暫停新建高爾夫球場時,全國的高爾夫球場數量不到200家。經過十年,這個數字已經超過600家。   因此,今年7月1日,國家發改委、國土部等中央11個部委聯合下發《關於落實高爾夫球場清理整治措施的通知》,明確要求全國各地高爾夫球場按照取締、退出、撤銷、整改四類要求進行處理。記者獲悉,發改委等6部委為此還召開過專題電視電話會議。   12月8日,上海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高爾夫球友告知記者,包括他在內的百餘名球友,正在向停業的上海南公館高爾夫俱樂部討要說法,希望退還會員費。   11月26日,該俱樂部才剛剛舉行並決出了某場賽事的年度球王總決賽4強,30日卻突然公告稱,“受此次國家對全國高爾夫球場整治的影響,接政府有關部門的通知,南公館高爾夫俱樂部將於今日起停止營業”,並表示相關後續事宜正在與政府積極溝通協商。12月6日,俱樂部再發通知,表示還在積極與政府相關部門溝通協調。8日,記者再次致電,工作人員表示目前後續方案還未出來,且俱樂部只對會員解釋。   同樣,全國多地,因清理整治而停止營業的高爾夫球場不在少數。記者從廣州九龍湖高爾夫球會瞭解到,球會下的“國王球場”已暫停使用,打高爾夫只能去另一片“亞運球場”。“因為政府查了……聽說總共要查100片球場。”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球會工作人員介紹。這片球場曾被當地媒體曝光“三年關不掉”。   部分違建球場仍“相安無事”   “從近日‘清理潮’的效果看,確實力度比較大……但該開的(球場)還在開。”上海一位高爾夫愛好者告訴記者。   從2004年至今,相關部委屢屢發文禁止和整治高爾夫球場:2006年,國土部和國家發改委將高爾夫球場列入《禁止用地項目目錄》;2011年4月,國家發改委、國土部、環保部等11部委再次聯合發佈《關於開展全國高爾夫球場綜合清理整治工作的通知》,要求各地開展高爾夫球場綜合清理整治工作。可惜,這期間高爾夫球場、高爾夫度假區甚至高爾夫房產在多地蓬勃發展。直至今年,相關部委再次聯合“亮劍”。然而,記者調查發現,雖然多地開始清理整治,一些高爾夫球場也應聲關閉,但不乏“相安無事”者。   上海東莊海岸俱樂部位於浦東國際機場北側。記者瞭解到,在寸土寸金的上海,該俱樂部占地達2700畝,遠超上文所提及的南公館俱樂部(占地1200畝)。該俱樂部擁有36洞的標準場地,曾承辦多次賽事。其僅對會員開放,入會費高達133萬元,且不屬於預存消費模式。   記者調查發現,該俱樂部一期工程於2009年11月正式開工,2010年10月試營業,當屬清理範圍之內。可記者8日瞭解到,該俱樂部仍在正常營業,可隨時辦理會員,預約場地。   同樣,位於吉林省長白山度假區的高爾夫球場也未受影響。作為度假區的一部分,其高爾夫球場和滑雪場按季節輪流營業,都屬萬達集團投資項目,同樣在2004年禁令出台後開工建設。一名工作人員告訴記者,當季是滑雪季,一般高爾夫在6月至10月,現在產品銷售目錄還沒出,但“肯定營業”。   項目申報“繞圈圈”   2004年,相關禁令已要求暫停高爾夫球場建設,期間禁令始終未松。2006年,高爾夫球場更是被納入了《禁止用地目錄》,直到最新的2012年版目錄,其始終赫然在列。   這些新建的高爾夫球場項目,究竟如何通過審批,且逃過一輪輪清理整治的呢?業內人士告訴記者,其中不乏當時並非以高爾夫球場的名義,很可能是藉口重大賽事、綠地和度假區等建設名義,向發改委、國土部等部門申報而成,然後以“體育休閑娛樂”等為名向工商部門登記,屬於變相的“超範圍經營”。   記者發現,上海東莊海岸俱樂部也與當時的上海世博會密切相關。據瞭解,根據當時市政建設規劃,這塊本屬於機場撂荒的土地要被建成一個體育休閑綠地。俱樂部官網一篇建設回顧文章寫道,“作為2010年上海世博會城市環境優化配套工程中的一項,東莊海岸俱樂部一期工程在這一年11月正式開工。”   無獨有偶,根據公開的落馬官員細節,與高爾夫沾邊的不在少數:海南前副省長譚力被中紀委調查之前還在外省,由私企老闆陪同打高爾夫球;原藥監局醫療器械司司長郝和平因受賄罪入獄,受賄的3張高爾夫會員卡超過了50萬元;原中國出口信用保險公司總經理唐若昕夫婦落網,腐敗目錄里僅高爾夫會員卡一項就有百萬元。最典型的例證,是2010年浙江溫州的“官員群體任職高爾夫協會”事件——當地20多名現職副廳級至副處級幹部,出任了高爾夫協會的領導職務。   中國人民大學商法研究所所長劉俊海說,儘管中央有禁令,但一些地方卻“睜一隻眼閉一隻眼”。修建高爾夫球場不僅有利於招商引資、獲得稅收支持,還能減輕地方綠化的壓力。“對違法修建的高爾夫球場項目,必須從嚴處理。進行全面拉網式的檢查,依法取締;對縱容這些違法項目的相關負責人,必須追究責任。” 編輯:SN117 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